您的位置 首页 新闻

物价飞涨,美国将迎来“更贵”的圣诞节?

  文/陈婧   自11月开始,美国迎来购物季,感恩节、圣诞节、新年接踵而至,外媒报道,美国零售商心里想着将迎来创纪录的假日消费旺季,可创下30年来最快涨幅的物价却让美国民众想捂紧…

  文/陈婧

  自11月开始,美国迎来购物季,感恩节、圣诞节、新年接踵而至,外媒报道,美国零售商心里想着将迎来创纪录的假日消费旺季,可创下30年来最快涨幅的物价却让美国民众想捂紧钱包。

  根据德勤一项调查,超过11%的美国民众打算一分钱也不乱花,这一比例为至少10年来最高,是2020年的两倍多。

  美国物价有多“离谱”?

  美国劳工部数据显示,10月美国 CPI较去年同期增长6.2%,这是自1990年12月以来的最高纪录。而且相比9月的5.4%显著提速。

  10月CPI较9月环比增长0.9%,为4个月以来的最大涨幅。其中,能源、食品、住房、二手车、新车等价格指数涨幅较大,食品和能源价格上涨是推动当月CPI上涨的主因。

  能源指数较9月环比上涨4.8%,同比上涨30%。能源部预测,由于能源价格上涨和气温有所下降,今年冬天的取暖费将比去年高出54%。

  除了价格高涨之外,美国居民还面临不同程度的商品短缺。火鸡和圣诞树这类“节日必备”也濒临断供。美国圣诞树协会近日表示,今年圣诞树的短缺是全行业的。

  另外,受干旱、供应链短缺的影响,圣诞树价格也将上涨,预计涨幅将达25%。

  劳动力短缺、港口拥堵、货物滞留,美国供应链的持续阻塞不仅导致商品短缺,同时又推高了本就处在高通胀之中的物价。

  低收入家庭日子更紧张

  物价上涨加剧了美国民众的生活成本。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所经济室主任孙立鹏对中新社国是直通车表示,物价上升使家庭支出的负担加重。通胀上升也在侵蚀美国民众的实际收入和辛勤劳动。实际收入减少,支出负担加重,使美国的中低收入民众面临更多的生活压力。

  据彭博社报道,对于将大约三分之一的收入用于食品和能源等必需品的美国低收入家庭来说,通货膨胀的影响尤为严重。

  “任何在短期内给家庭预算带来很大压力的事情,都会让低收入家庭的日子更加紧张,因为他们消化压力的空间更小。”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Economic Policy Institute)研究主任Josh Bivens表示。

  不仅如此,民众的就业前景也会受到影响。孙立鹏认为,通胀上升必然让企业的投资和扩张更趋谨慎,新增就业岗位意愿减弱。加之前期疫情影响尚未消退,两个因素叠加,使民众就业机会更小。

  此外,有观点认为,若通胀进一步走高,美联储或在2022年提前采取加息的紧缩行动。孙立鹏表示,一旦如此,对于债务缠身的美国民众来说,他们的债务负担会加重。股票等资本市场增长前景不乐观,或使民众财富缩水。

  美国总统拜登此前已公开承认当前物价过高,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他也表示将确保假日季商品供应和物价稳定。

  物价为何疯狂上涨?

  孙立鹏认为,四方面因素推动美国物价快速上涨:

  一是短期供需失衡。第三季度,德尔塔变异病毒在美国相对可控后,美国经济活动相对恢复,前期抑制的对商品的需求集中释放。

  “但商品生产和服务的恢复速度远远慢于需求的瞬间增长,导致了供需关系的失衡,推高了物价。”孙立鹏指出。

  二是供应链困境。美国产业链全球布局,目前从原材料获得、产品制造、物流运输、产品零售与分销等各个环节均遭遇了阻碍。美国国内卡车司机的劳动力缺口突破了8万人,到港货物等待时间超过16天。这些均加剧了供应难度和通胀压力。

  三是通胀预期上升。5月以来,不仅CPI屡屡超过5%,而且美国的工资价格也在上升,工资价格螺旋风险正在上升。加之美国房价的新一轮上涨带动了房租价格上升,租金刚性支出也加剧了民众的通胀预期。这些正在强化预期的自我实现。

  四是宽松财政货币政策的刺激。美国政府大幅财政刺激和救援计划,为经济起到很好的托底作用,帮扶美国家庭渡过难关。但过度刺激却导致了2021年三季度的个人储蓄还要高于2019年四季度的疫情发生前。这也导致需求增加,加剧通胀压力。

  此外,孙立鹏指出,美联储大水漫灌式的货币超发,也必然导致货币驱动的通胀压力。疫情以来,美国食品、燃油能源、二手汽车、天然气能源等轮番价格上涨,说明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强调的“通胀上涨是结构性的”站不住脚,已经具有初步的全面性特征。

  高通胀按不住了?

  在市场对通胀的担忧情绪持续高温的背景之下,美国财政部长耶伦忙着给市场打“强心剂”。她数次表示,目前美国的这种通胀高居不下的情况并不会持续到明年之后,美联储也会在必要时采取行动,避免1970年代式的价格上涨重演。

  孙立鹏则认为,美国通胀并不是一个短期现象。因为供应链恢复需要更长的时间,美国宽松的财政和货币政策退出也需要周期,通胀预期的缓解也需要美国政府做很多工作。但同时,鉴于美国民众商品需求的释放、能源价格上涨的短期性,以及美联储和美国政府通胀管理能力的灵活性,美国通胀也不至于失控。

  孙立鹏预计,年底前因“购物季”,美国通胀继续走高后,2022年平均通胀水平将维持在5%左右。当前通胀发展趋势和特点初步兼有上世纪70年代全面大通胀和40年代二战后军事经济转型的严重通胀的影子,还需要进一步密切关注事态进展。

  值得关注的是,北京时间11月20日,美国总统拜登的1.75万亿美元《重建更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法案获得众议院投票通过,迎来关键进展。

  对此,中国银行研究院研究员吕昊旻认为,在当前背景下,1.75万亿美元的财政刺激计划可能引发新一轮通胀风险。

  从供给看,《重建更好未来》法案将儿童税收抵免与就业要求脱钩,不利于劳动力短缺问题的改善,尤其是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短期劳动力供给能力。

  从需求看,该法案将会通过一揽子财政刺激计划向经济注入资金,推高原材料价格,通胀压力从上游向下传导,PPI和CPI将持续走高。

  根据穆迪分析公司估计,1万亿美元基建法案叠加1.75万亿美元《重建更好未来》法案,将导致2022-2024年期间的美国通胀率平均上升0.3%。

【编辑:陈昊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路通社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lutongnews.com/124027.html

为您推荐

返回顶部